主 題:淺談原文解經
作 者:Ashim
作者簡介:Christian, from Maryland, US
張貼日期:2006.8.21 (有授權張貼)
發表紀錄:改版發表
簡介:我們可以在網路上看到若干使用原文解釋聖經的文章。本文作者針對使用原文解經可能導致的優缺點提出自己的看法。作者直指「原文解經」不見得就一定比較優越,尤其是使用者對原文的掌握若不夠深入,也可能陷入錯解聖經的謬誤。若您有使用原文解經,本文值得您的參考。若你一看到原文解經就不自覺的同意,似乎也不必要。 本版是作者在2006年8月的改版。

 

淺 談 原 文 解 經

 

1. 前言

在網路的討論區,看見有許多原文解經,很遺憾的是大多都是錯誤的解經。用原文來解經是為了更尊重神的話,但是不通原文、不通解經法,就解經,反而會誤導其他敬畏神的基督徒。見網路的原文解經有感,再者解經是做神學的基礎﹐所以寫下本文。 原文解經的優點。1.更合乎聖經原本的意思,因為在翻譯中目的語言的語法以及譯者的神學背景為造成意思的偏差,尤其是一語雙關的句子。2.可以解開譯本堣@些不順的或難懂的字句,原文的語法常常使句子的意思更直接、更清楚,不致需要採用靈意解經。3.變相的權威感,虔誠的人會希奇,老信徒認為是賣弄。

2. 淺談解經法的類型

一般有四種解經法﹕字句式、字義式、寓意式、和靈意式。 字句式解經就是按字面的意思,不太理會上下文,直接而片面的解經;不好的專題講道是一個例子,整本聖經搜刮一回,也不太理會經句的出處在談什麼,就成了一篇神所說的信息。 字義式解經就很重視上下文、歷史背景、文化風俗,試著分析一個段落的結構和作用;近代的釋義講道、歸納法解經是個例子,有時分析地栩栩如生,好像在分析大自然的奧秘。 寓意式解經是認為經文媮蘌繭菃O的意思,特別是有關於人的生活;例如,試圖解釋個人的行為,印證人類的成果,雖然有嫌疑離開神的本意,但是很實際,不流於空談。 靈意式解經是認為經文也在投射信徒屬靈的天路歷程;例如,以色列或雅歌與新約信徒之間的關係,可以激起信徒的虔誠,也會引起奧秘學和宗教性的術語。

3. 解經時常犯的問題

雖然字義解經近代被看重,字義解經的優點被強調,似乎可以彌補其它解經法的缺點,其實字義解經的缺點常常被淡化。前述的四種基本解經法各有特色、各有優缺點。字義解經是個浩大的過程--例如,要截取單元段落、要研究上下文、要查閱歷史文化,都是經年累月的功夫鑄造成的。倉促的字義解經常常呈現出似是而非、破綻百出的論調--當然也只有內行人才看得出來。最好的解經法應該是四種基本的解經法都應用上,既可以截長補短,也更容易造就別人。 在網路討論區堭`犯的錯誤是一廂情願、先入為主,對於其它的可能解不與理會,也說不出來其它解有什麼不對。 其次也類似,邏輯推理不好,常常違反「若A則B,那麼若非B則非A」的公式--當然從普通句子堣]很難分析出「若A則B」。 第三是神化「以經解經」,以為如此就能保證解經的正確性。其實以經解經是指﹕以淺顯而明確的經文解不明確的經文,但是一般都是拿很難明白、或還不明確的經文來解難明白的經文,最後所得的結果就變得加倍的不明確。 第四是以偏蓋全、斷章取義,結果同一段經文,每個人所看重的不同,解讀出來的也都不一樣。 沒有人可以完全了解聖經的,所以使徒勸人不要強解經文。解經的問題還有以偏蓋全,也有以全蓋偏,以統計數字來抹煞例外、特例。還有認為可以把聖經完全系統化,或許神真的是把聖經完全系統化,人絕對無法看透聖經,因為神還有隱秘的事沒有啟示。

4. 淺談「以經解經」

前述當中,筆者根據韋斯敏斯德信條(1647年,第一章第九條),曾提過「以經解經是指﹕以淺顯而明確的經文解不明確的經文」,雖然華人常說「以經解經」,但是到底什麼是「以經解經」?當筆者在網路上查詢,發現近代的治學都走向「以經解經」,例如,研究四書五經、研究中醫、研究佛經(佛法、佛學);當中有自經解經和他經解經,相當於解經學問題中的新舊約自解或書卷自解以及書卷互解。華人教會界堙A大概只有陳終道的「以經解經」有專門談這方面的問題。筆者曾讀過該著作,當時並不完全同意書中的看法,可惜現在手上沒有此書。 「以經解經」未必是正確的解經,頂多是較好的解經方式。更好的方式應該「以信仰解經」,因為「以經解經」已經走到末路--以偏蓋全,因為「以經解經」引發出來的是無謂的、形而上的紛爭,煞似言之有理,其實是破綻百出,不過為了支持個人的神學觀點。「以信仰解經」是種露骨的(字句)解經,「因為我這麼信,所以我這麼解經」,更是「因為我這麼說、這麼做,所以我這麼解經」,解經是為了辯護我的成聖生活(基督徒生活),不是為了理解聖經,不是「因為聖經這麼說、這麼做,所以我這麼說、這麼做」。

5. 什麼是「以經解經」

在宗教改革時,為了對抗天主教的教會權柄,宗改家於是祭出「唯獨聖經」的口號,認為聖經的權柄高過教會的權柄、而且只有聖經才能解釋聖經。其實,解經和神學是相互影響的,無論用什麼方式解經,個人的神學強制地引導個人的解經,但是神學的基礎又是建立在個人對整本聖經的熟悉和認識,也就是說,一個人的解經成果可以表達他的神學立場(甚至是教義的肯定度),他的神學立場又表達了他個人對聖經的認識。 解經法的兩大主流是﹕字句解經和字義解經。字句解經是看字面的意思,字義解經是求合理的意思。就「以經解經」而言,字句解經注重縱向地貫穿整本聖經,字義解經注重橫向地理解聖經的一個段落。字句解經幾乎是把聖經拆散,然後重新組合,字義解經幾乎是聖經重新分段、重新斷句。字句解經是種類比解經,字義解經是種結構解經。「以經解經」的定位也在兩者之間搖擺。 下述的前兩者偏向字句解經(用「偏向」,因為還是可以用字義解經的方式研究)。 首先,「以經解經」常用在字義研究上,以防止人為的解釋,實際上常忽略了聖經是用一千年寫成的書,某些字的意義隨著時間會變,也忽略了一個作者的慣用法,也忽略了一字多義的問題,如何取捨某個意義的規則。 其次,除了用在相同字詞的對比上,「以經解經」也用在相同或相似的敘述句上,常用在研究引用句上。 第三,把「以經解經」的範圍局限在上下文(或前後文)堙A「以前後的經文來解釋這段的經文」,以期掌握該有的特殊意義,這就牽扯到字句的文法、完整的單元段落、上下文的編排和思路。所以「從上下文來看」是一句很含糊的話,言者不進一步說明,聽著根本就不明白是怎麼「看」、是怎麼解決一堆連帶的問題。 一般是把「以經解經」解釋為「以整本聖經來解釋解釋這段經節」,也就是要求要把「所有」相關的經文都帶進來,因為藉著聖經軟體對字義研究或許可能(可以列出所有的經文,如果列出的經文不多;否則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堨H經解經地研究每個經文),但是對教義研究就是個理想,總會顧此失彼、總有漏網之魚的經文。 另外,唐崇榮提出「以總原則解經」,是走中間路線或間接路線(先字義解求得總原則,再字句解),但是唐氏也無法交待清楚什麼是「總原則」。筆者認為那是種「以神學解經」,不是「以經解經」,頂多是「帶有限制的字句解經」。

6. 聖經原文本身的問題

聖經原文可以說是死的語言了,希伯來文和希臘文都是古老的語言,雖然現代的以色列人努力使古希伯來文活過來,活在今日的生活中,現代人對古希臘文學也努力研究,畢竟那聖經原文都是長久沒有人用的語言。 時間和區域會變動語言的本身。即使中國到了近代還在之呼也者,還是有些古文的字句不能完全解開。和合本聖經剛發行時是開白話文運動的先鋒,而且用詞文雅,但是不到一百年,許多華人已經開始讀得很吃力了。即使近代英文通行世界,其實各地都有本地化的英文,這也是大英帝國開始製作文法書的原因之一,希望能夠統一英文。 尤其,聖經原文的動詞時態一直是個謎,雖然有許多的權威性文法書,但是細查下,會發現不同的文法書對某些經文有不同的解釋,而且新的研究成果更開始質疑古典的文法書。

7. 使用聖經原文解經的問題--希臘文的問題

在使用聖經原文解經時,一般常犯的錯誤就是字根釋義,以為字根可以決定字義,可以推測作者的用意。其實字根只是幫助我們認識單字,因為外來語、俚語俗語、成語轉借的關係,許多字的字根已經與字義毫無關係了。 字根釋義的一個失敗例子是出現在美國一些管理書籍上,書上常舉例說,中文的「危機」是「危險」與「機會」兩個字合成的,所以有危機時,雖然有危險,但是也有機會去突破、去攫取利益。其實,「危機」的意思應該是危險的時候,中文的「機」較常用的意思是機制、或時機, 其次常犯錯的是句型,聖經原文的句型很靈活,所以會有很多讀法,不能因為原文字句排列是如何,所以必然如何,這是要從上下文去分析。 因為聖經原文堻璁r的字尾說明該字的作用,是動詞還是名詞,是主詞還是名詞,不像中文,是由句子單字的位置來決定。希臘文的古典文學堨y型比較固定,動詞通常放在最後,但是新約聖經堳剺F活,通常是重要的字放在最前面。 另外,使這個問題加重的是字詞的省略,所以有時就分不清楚某個主詞是做一件事,還是做兩件事(例:徒16:31)。 第三個錯誤是介詞的使用,聖經原文堛滌妗通常接固定的介詞,(或者說,動詞通常接固定格形的名詞,名詞的格形略述於後),所以介詞本身的意義並沒有什麼影響性,頂多是一個動詞的某個意義接某個特定的介詞,或者因此就形成特定意義的動詞片語。 第四個錯誤是介詞片語,一個介詞的某些意思接固定的名詞的格,決定名詞應該用所有格型、或受格型,但是中文和英文堭策b介詞後面就是受格,使用受格型,所以有人就錯用該介詞的別的意思。

8. 使用聖經原文解經的問題--希伯來文的問題

希伯來文堙A除了專有名詞外通常一個單字一個字根。名詞勉強有個所有格,做受格的名詞常使用介詞指示。解希伯來文的詞義時有三多,複合名詞的詞義多,介詞的字義多,動詞的型態多。 希伯來文的問題一、複合名詞可能是同位語,如果前一個名詞是所有格(其實是被所有格,是指後一個名詞才有所有權),那麼意思就多了(希臘文也是如此,但是希伯來文至少多了個(被)形容詞的關係),後一個名詞是主人、親戚、地點、時間、形容詞、主詞、受詞、動詞、族群或種類、某類的典型物、等等。 問題二、希伯來文的介詞不多,所以每個介詞的意思繁多。另外複合介詞也多,複合介詞可能形成新的意思、加強擴充介詞的意思、或者只是無意義的假介詞。 問題三、希伯來文的動詞,時態有完成式與未完成式。語態的作用,有主動、被動、叫自己動、叫別人動、成為、叫別人成為、等等,語態上的一個字型可能包含多種作用。希伯來文有兩個時態,六個語態,英文有九個時態,兩個語態,所以很難掌握希伯來文的動詞。 所以當真要用原文解經來解舊約,真的是自討苦吃,頂多挑些簡單的經文來解解。聖經原文還有單複數使用的問題、定冠詞的問題、等等其他未解或難應用的問題; 講這些不是為了嚇唬人,不是要抬高自己,指為了眾聖徒能看重神的話語,神的心意;不要中文譯本看不懂,就指望註釋書(參考可以,過度依賴就不好了),甚至指望英文譯本,在美國甚至有牧師在自己的教會開聖經原文的課程; 解經方面的問題和困難,我們有了個共識,然後我們討論神學才會有共同的基礎,不必取笑對方解經的方式或錯誤;

9. 結論

解經不該是求某經節的意思,而是神透過整本聖經所要表達的意思,而是神要「我們」做甚麼。筆者認為信徒在翻開聖經之前,就應該對聖經的內容有個基本的認識,也要認識讀經的目的,讀經為的是認識神,認識神後就消極地敬畏,認罪,順服,認識神後就積極地見證,教導,事奉。解經不單是為了教導,更是為了自己的認罪。解經不單是為了如何事奉,更是為了自己不得不謙卑的順服。 用聖經原文來解經,並沒有具備更大、更多的優點--可能有,但是同時也具備了更大、更多的缺點。本文只是淺談,目的是呼籲眾聖徒努力學習原文,小心謹慎地解經,不要害怕別人的嚇唬,也不要步入別人的錯誤。


至留言板回應本文 回CCN主頁 歸正網版權宣告